某姗

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。

“你啊,以前总按你的思维随便揣测我。”

他是这样说的。

后来我才知道,于他而言,我可以娇纵无奈,可以撒泼耍横,甚至可以蹬鼻子上脸,打家劫舍杀人放火。但唯一不能的,是用自以为是的猜忌和怀疑去讽刺他,中伤他。

只是我知道的太晚,等我意识到的时候,我们已经彻底分道扬镳了。

没关系,反正我这人从来不回头看。

评论